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弹丸论破」螺旋楼梯(完)

       #为了给我的解密小说梦不留下烂摊子,我还是……姑且写了个尾巴。。

  没有回答日向创的话,狛枝凪斗冷静地扶起都快要要扑进他怀中的日向创说道:“看来,是对方先按耐不住了呢……”

  敏锐地抓住狛枝凪斗话中意思,日向创微微眯眼,“这是什么意思?”

  狛枝凪斗转过身,明明还还是少年单薄的肩膀此刻却凸显得有些宽大,“其实呢,我现在对自己的记忆还存在着几点疑问……”

  并没有确切根据的,日向创觉得在他看不见的另一面,白发少年带着微微的笑意。

  “所以,目前就,稍微让我保持一点神秘吧,呐?”

  ——请求...

「弹丸论破」螺旋楼梯(五) /正统恐解/狛日、日狛/架空/

  日向创捂住额头,合上了手账,心中复杂的感情让他的大脑变得混乱。他并不知道这本手账的主人是谁,也不知其中提及的××君是谁,但绝对与他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将手账放回原位后,不知从何处传来阵阵轰隆声,连地板都开始剧烈摇晃起来,日向创措防不及一个踞咧差点摔倒,皱着眉头都开始怀疑是不是发生地震了。

  突如其来的异变着实让人提防不起来,而他只是在原地看了会儿文字而已,还什么都来不及做,所以绝非是他搞出来的事情。

  日向创把目光扫向狛枝凪斗和苗木诚两人,前者也是一脸后怕的扶着长桌,后者懵逼地歪着头看着自己面对着的墙壁(在几秒钟前还是墙壁),一扇足以通过成年人大小的...

「弹丸论破」螺转楼梯(四) /正统恐解/狛日、日狛/架空/

  在遇到这种需要选择的场合时,狛枝凪斗总是最轻松的那个。

  所以在日向创和苗木诚为去路所困扰时,狛枝凪斗毅然站了出来,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爽朗的笑容说,“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狛枝凪斗呢?”

  日向创:“?”

  “啊,是这样的。怎么说呢……有时候听我的建议会比较好哦~”

  “哦?为什么?”日向创一挑眉绕有兴致地问道。

  “高中的时候我可是以‘超高校级的幸运’的才能入学的哦。”

  ——超高校级。

  ——抗拒不了那席卷而来的压迫感。

  ——痛苦的,悲伤的,疯狂的,充满情绪的记忆在这一刻似乎都消失殆尽。

  日向创只是稍微偏了偏头,“那是什么?”

  狛枝凪斗的表情看起...

「弹丸论破」螺旋楼梯(三) /正统恐解/狛日、日狛/架空/

  见日向创的表情很严肃,狛枝凪斗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当真了?”

  “我是开玩笑的啦!”白发少年双手合十,大方地走到打开的门旁说,“你看。”

  日向创跟随着他的脚步,定睛一看,木门的外侧在大约一个成年人胸口的地方按上了一块星形的图案,同时被刷成了金黄色。

  “这是……”日向创手抹上星形的表面,还略带粘稠的胶水还结成一块块的残留着,稍微感受了一下触感和厚度便下了结论,“透明胶带?”

  “恩,对。门的钥匙被透明胶带贴在了门上,如果不是纯属路过的话,应该都可以发现才是。”

  把钥匙放在外面的意思是,幕后人确定一定会有人来到这里吗,让他不用担心的原因也在于此。...

「弹丸论破」螺旋楼梯(二) /正统恐解 / 狛日、日狛/架空/

  ###

  真的是有够绝望的景色啊。

  苗木诚很少说出这样丧气的话,但目前也是被形势所逼迫。

  首先是一封意义不明的信,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什么叫做“请不要大意的完成这道试炼吧!”,你以为这是游戏吗(摔)。如果不是这里没有桌子的吗,苗木诚保证他一定会忍不住掀桌的。

  可恶啊,想到这里,苗木诚忍不住头疼起来,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空荡荡的楼梯间?

  微妙的地点让苗木诚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只有一根静静的竖立在角落里的落地台灯,亮度不足以照亮通往上一层楼和下一层楼的楼梯,仿佛能将人吸进去的黑洞,就算只是轻轻一瞥也有种让人难以抑制的战栗感。

  棕黄色的...

「弹丸论破」螺旋楼梯(一) /正统恐解/狛日、日狛/架空/

  #

  好刺眼。

  下意识地用胳膊遮在自己眼睛上,挡住明晃晃地照射在大地上的阳光。

  

  这里是哪里?

  ——仿佛已经陷入沼泽的思维如老旧的齿轮吱呀着转动起来,随之而来的难以言喻的空虚感。

  发生了什么?

  ——头好痛。

  我是……

  ——头好痛、头好痛、头好痛。

  

  “!!”日向创猛地坐起身来,白色的衬衫紧紧地贴在皮肤上,黏湿的触感让他不仅皱起了眉头。

  眼中似乎还残留着影影约约还未淡去的光痕,日向创狠狠地眨了几下眼,依旧没能摆脱掉这烦人的印记。

  这时他才有时间来观察周围的环境。

  

  雕刻着复杂花纹的壁纸在昏暗的灯光下呈现出...

「弹丸论破」街角的咖啡厅(中)

  背光站着的男性,有着一头黑色的短发,五官有些让人看不清楚的模糊,狛枝凪斗只是这样呆呆地看着他,想到的是他今天冥思苦想许久的两个字——「希望」。

  这就是「希望」吗?

  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直接描绘的感受,直直映射在心底的无法磨灭的印象。几乎就是同一时间,狛枝凪斗产生了现在就冲回家中,拿起笔将脑中源源不断的灵感用墨水具现化成现实的想法。

  是的,就是这样的一种冲动。

  但他忍住了。

  因为面前的男性,笑着跟他说,“你还记得我吗?”

  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的狛枝凪斗歪着头有点疑惑,颤抖着的手勾起咖啡杯的把手,试图用喝咖啡这种方式让自己先冷静下来。

  黑发男性哈哈一声笑出...

「弹丸论破」街角的咖啡厅(上)

  结束了一天上班的狛枝凪斗背靠在椅子上,一手按着酸痛的脖子,伸展着由于长期坐着而导致僵硬不已的身体,传来咔哒咔哒的骨头摩擦声。
  “啊,终于结束了。”
  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他一个人,日光灯都关上了,只有一台显示屏还亮着光芒,即使窗外还有几丝月光照射进来却依旧显得有些昏暗。狛枝凪斗看了看手腕上的男士手表,细长的指针不约而同的都指向十二点方向。
  已经快午夜了啊。
  有些无奈的狛枝凪斗叹了口气,显然对这样的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他合上笔记本电脑,装到手提包中带上,将桌上杂乱的各种文件收拾了一下,倒掉喝了一半的黑咖啡,觉得一切都没问题了,锁上办公室门,准备回家。
  在一家著名服装设计公司工作的狛枝凪斗...

「弹丸论破」爱着名为绝望的希望(下)

  “江之岛盾子……是「超高校级的绝望」?”狛枝凪斗一皱眉,心中细细思考起来从日向创那里听来的话。

  「希望」是什么?

  不就像是他「幸运」的才能一样吗,遭受越大的不幸就有越大的幸运发生。

  希望肯定也是这样的吧,经历越大的绝望就有越大的希望出现。

  「绝望」是什么?

  这个答案相比之下就显得更加简单易懂了。

  不过可惜的是,他是一个没有才能的人。

  他无法创造出希望。

  但,希望之峰学院不正是拥有才能之人的汇聚之地吗。如果是「超高校级」的学生们的话,一定,一定能够打破如深渊漆黑般的绝望,迎来炫目耀眼的希望。

  ——那才是他想要看到的希望。

  

  狛...

「弹丸论破」爱着名为绝望的希望(中)

  这是一年多前被诊断出来的,也就是在初三体检、还没有被希望之峰学院录取之前,从那个时候开始狛枝凪斗的记忆力就已经衰退了吧。

  狛枝凪斗知道这件事吗?

  当然了,体检档案怎么可能不送到本人手中。

  日向创想起来曾被狛枝凪斗问到过的一个问题——

  「“那就要看日向君对幸运是怎么定义的了。”」

  

  “「幸运」是什么?”狛枝凪斗似乎对此兴致盎然。

  因为幸运总是对他眷顾有加吗?不。

  “在我眼中,「幸运」是绝对的力量。”

  你吃了一块面包,不错,填饱了肚子。

  ——但你觉得你幸运吗。

  曾经优渥的你身败名裂,无家可回,在马路上流浪,腹中空空,死亡似乎也即...

「弹丸论破」爱着名为绝望的希望(上)

  “我,喜欢日向君。”

  狛枝凪斗在日向创面前笑得十分灿烂。

  被表白了的一方相比之下显得十分淡定,他看着仅仅比自己高一厘米的白发少年,问道——

  “你爱着的……究竟是代表「日向创」的希望,还是代表「希望」的日向创呢?”

  得到的回答却是狛枝凪斗神秘莫测的笑容。

  ——嘛,谁知道呢?

——————————————————————————————————————

  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进入了希望之峰学院预备学科的日向创最近总是在午休的时候到庭院中央喷泉旁的长凳上晒太阳。

  大概是因为狛枝凪斗会准时到这里吧。

  刺眼的眼光使日向创眯起眼睛,模糊的光晕残留在视野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