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我的英雄学院/轰百」相亲(一)

#成年之后的故事

#双向暗恋小甜饼


  “……我明白了。”

  轰焦冻挺直背脊正坐在蒲团上,相隔一张高到他腰部的茶几对面的是安德瓦,他的父亲,在欧尔麦特隐退后上升至英雄排行榜第一的烈焰英雄。

  这个排名直到他从雄英高中毕业并且在事务所实习多年后依然没有变化过。

  但他们之间的父子关系与他高中时期相比却改善了许多,虽然轰焦冻并没有主动做些什么,但得功于安德瓦的改变,他们现在还有坐在一张桌子前面对面谈话的机会。


  而这场谈话是这么发生的。

  刚刚执行完任务回到家中,轰冬美就一脸心虚的表情,支支吾吾地说道,“那个……父亲,叫你去客厅一趟。”

  “……”轰焦冻想了想,没想到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是需要安德瓦亲自来找他的,皱了皱眉头,也没有仔细询问她,就回答道,“知道了。”

  从回到房间脱下战斗服,穿上合身的日常服,再走到客厅中,轰焦冻都是不急不缓的,这也就导致了安德瓦在客厅足足等了将近二十分钟才等来自己的儿子。

  轰焦冻本人当然不是故意的,不过好在安德瓦似乎并不在意他不合乎礼节的迟到,他想着可能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通知他吧,因为等到轰焦冻入坐到他对面后,安德瓦居然也没有开口斥责他。

  轰焦冻眼睛对上安德瓦,安德瓦左脸几乎占据半张脸的伤疤搭配着锐利的眼神散发着无声的严肃与庄重,那是在与脑无战斗时留下的。

  安德瓦仔细端详着自己许久没有观察过的儿子,露出了(大概是)很满意的表情,然后咳嗽了一声,轰焦冻准备好了认真听他说话。


  “焦冻,后天有一场相亲。”

  “……”


  如果内心的疑惑可以具现化的话,那么轰焦冻的头顶肯定很明显地冒出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他一下子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于是很耿直地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知道了。”

  其实轰焦冻对于这么突如其来的“相亲”通知有些措不及防,不过他能做出的选择也就是“去”或者“不去”罢了。

  选择去,顺从父亲的要求,毕竟他现在还没有恋人,去的话并不会对他造成负面影响。选择不去,违背安德瓦也是可以的,他目前还没有要成家的想法,事务所的工作也很繁忙,并不是思考这种事情的时候。

  轰焦冻在这两个选择中权衡了一番,还是答应了。

  只是从未参加过类似活动的轰焦冻对这场相亲的细节知之甚少,他问道,“对方是?”

  “放心吧。”安德瓦豪放地说道,“一定是一位能够配得上轰家的女性!”

  顿时,轰焦冻就有些后悔起自己刚才爽快利索的答应。

  算了,到时候朝对方道个歉就离开吧。

  轰焦冻认真地思考着。


  除开安德瓦不知为何突然提出的相亲之外,曾经的高中同学,现在同样是职业英雄的绿谷出久也久违得打电话过来了。

  “同学会吗?”

  回到自己房间后,靠在墙边看书的轰焦冻将手机拉近自己的耳边说道。

  话筒对面的是说话略显羞涩的绿谷出久,“对,不知道现在通知你是不是有点晚……”

  听出他语气惭愧的轰焦冻平淡地说道,“没关系,我明天正好有空。”

  实际上,轰焦冻明天依然还有许多任务和事务要处理,但一想到平常工作都很忙碌的同学们难得找到同一时间聚集在一起,他自然没有理由推辞。

  绿谷出久像是送了一口气,“太好了……女生们可都是强烈要求我一定要把你叫来的……”

  “我吗?”轰焦冻有些疑惑,“为什么?”

  绿谷出久被噎住了,他有些犹豫地猜测道,“可能是因为很久没有看到你了?”

  原来他们之间的同学情已经深到这种地步了吗?

  “……原来如此。”

  “总之你能来,我们真的非常高兴。”

  轰焦冻对如此煽情的对话有些苦手,于是换了个话题问道,“说起来,明天什么时候定好了吗?”

  “啊,说起这个。”绿谷出久突然想起来什么,“因为现在大家都分散得比较开,所以离得远的几位我都几天前通知过了。如果没有突发情况的话,早上应该就能跟大家见到面了。”

  轰焦冻一下子觉得房间里有点闷,便站起身来走到窗台旁边,倚着窗沿,看着庭院内长得高大的树木将月光分散成稀稀疏疏的斑点状,晃了一下神,接着对绿谷出久说道,“所有人都回来的意思吗。”

  绿谷出久笑了笑,有些感叹地说道,“不可思议吧?其实我也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的我们居然还有能够完整聚集在一起的时候。”

  轰焦冻沉默着不说话,他知道他们都跟他一样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轰焦冻低头研究着木质窗沿的纹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单纯的应答道,“确实。”

  “那么我们就在XX等你了。”绿谷出久报出了一个地点。

  轰焦冻回忆了一下,优秀的记忆力会很快就反馈给他这个地点具体代表的含义,顿时惊讶地说道,“这不是……八百万百的家吗?”

  绿谷出久讪讪地笑了两声,“哈哈……毕竟要找到一个地方容纳二十个人而且不能太过引人注目还是比较困难嘛……正好八百万说他们家空间足够大,也比较安全,所以就要麻烦她了。”

  轰焦冻表示理解,在职的英雄都或多或少的算是公众人物,他们的个人信息都公布在英雄官网的主界面上,平时也会有参加电视采访、任务反馈等工作,如果真的同一时间同一点出现二十位职业英雄,说不定还会引起社会恐慌,还谈什么久违的同学交流。

  只不过……八百万百啊……

  许久没有听到过的名字为轰焦冻带来一股令人怀念的感觉。

  在雄英入学时跟自己一样被推荐入学,学习成绩和个性都相当优秀的女性。

  不知道现在过得如何了。

  脑海中自动浮现出的八百万百那张俏丽生动的脸庞,长及腰部的长发高高扎起,会随着身体的动作而摇摆,柔软而纤细的腰肢,雪白柔嫩的肌肤,出生于富贵家庭而自带的矜持气质。

  并不是这些特征造就了八百万,而是这一切都像是为了八百万百这个人而生的。

  “我明天会准时到的。”轰焦冻回道。

  之后绿谷出久又说了些什么无关紧要的小事,没多久就挂了,但轰焦冻听完之后基本上已经没什么印象了,他唯一还能记得的就是明天要去的地方是八百万百的家。

  ——八百万百,现在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轰焦冻难得好奇起来。


  介于这通来自绿谷出久的电话,轰焦冻晚上也做了个与之相关的梦,回到了他还在雄英高中上学的时候。

  教室,楼梯,黑板,课桌椅。

  绿谷出久,爆豪胜己,饭田天哉,丽日御茶子,还有……

  八百万百。

  轰焦冻猛地睁开眼睛,大脑深处传来刺痛感让他不由得捂住自己的头,酸涩的眼眶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然后从眼角分泌出液体。

  透过玻璃照射到他身上的阳光招摇地提示着轰焦冻现在已经是早晨了,鸟儿停在树上叽叽喳喳地不知是在故意吵醒他还是单纯地在聊天。

  ——好困。

  迟钝的思维后知后觉地反应着。

  ——今天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有吗?没有吧。

  ——再想想,真的没有吗?

  电话……然后是绿谷出久,同学会?

  ——同学会在什么时候?

  昨天说是在明天……那么就是,今天?

  轰焦冻从被褥上坐起来低着头,额前的刘海将他的表情都遮盖住,然后叹了口气。

  倒不是他喜欢赖床,只是昨天晚上做的梦实在是有些让他感到疲惫,虽然现在零星记忆都没有就是了。

  由于并不是什么正经的场合,衣服也不必穿的多的正式。

  在洗漱完之后,轰焦冻没有多加考虑,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长裤,硬是要说的话,跟校服还挺类似的。

  而早就毕业多年的轰焦冻床上这套简单的服装后,倒也没有多少违和感,相反更有几分学生般的清爽。


  轰冬美看到穿着整齐的轰焦冻时还愣了一下,她将手上的端着的盘子放到桌上,盘子里面是她准备好的早餐,然后诧异地问道,“今天要出门吗?”

  轰焦冻拉开椅子坐下,先是喝了口牛奶,“参加同学会。”

  “哦……”轰冬美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怪不得连战斗服都没穿。”

  “……”轰焦冻听着有点不太对,怎么好像说的他一直都穿着战斗服一样。

  轰冬美很敏锐地察觉出自家弟弟脸上的别扭,笑着说道,“难道不是吗?你自己想想看,从当上职业英雄之后,有认真休息过吗?我都快把你当成安德瓦2.0了。”

  轰焦冻嚼着刚出锅的热土司,心想,安德瓦2.0是什么东西?

  “父亲不就老是把火焰变成胡子的形状吗,明明随时都可以熄灭的。”

  轰焦冻点点头,觉得她说的有道理,然后擦了擦手说道,“我吃完了。”

  “现在就走了吗?”轰冬美对走到玄关处穿鞋的轰焦冻问道,“会不会太早了?”

  轰焦冻系完鞋带后看了看手表,“不早。”随即背对着轰冬美挥了挥手,“我走了。”

  轰冬美也笑着回道,“一路顺风。”

  随着房门“啪嗒”一声关上,轰焦冻的身影彻底消失。

  轰冬美有种预感,今天对轰焦冻来说,一定会是特别的一天。


祝大家七夕快乐鸭


喜欢这篇文章的话,十分感谢喜欢、推荐、关注作者和打赏嘿嘿嘿_(:з」∠)_

评论(3)
热度(116)